Categories
All post 人物專訪

【疫市創造不可能】
專訪高先電影創辦人曾麗芬

疫情下,不少行業也營迎來寒冬、娛樂場所一度關閉。但在百廢待興之際,高先電影院於2021年2月18日開張了。「如果自己有間戲院,就可以排自己鍾意嘅片。」開設戲院是高先電影院創辦人曾麗芬的一大夢想。但夢想實現路上卻困難重重,疫情下有股東退出,身體亦發出警號,但她亦沒有擱置夢想的念頭。高先戲院的落成,見證她的勇氣、見證著她對香港電影的喜愛,也給予香港人在大型院線外的另一選擇。

自幼與電影結緣 在嘉禾的那些年

曾麗芬至幼受家人感染便愛上電影。她父親經常帶她去看電影,電影院便成了她成長路上的標誌地點。雖然父親總是帶著她們看西片,但她會獨自偷看陳寶珠的電影,笑言有時被爸爸發現,「我爸爸就會話我係飛女」。

而真正踏入戲院業,是從她加入嘉禾戲院開始。剛大學畢業時,曾麗芬曾應徵香港電台,父親亦邀請她加入長江實業,但最後她選擇加入嘉禾,成為了子公司泛亞的秘書,除了秘書職務,亦負責西片的宣傳及發行工作。及後老闆離開,便轉到康城負責買片,在嘉禾累積了二十年的工作經驗。1998年,嘉禾虧蝕超過九千萬、中文部的宣傳部要解散,並遣散部分員工,曾麗芬遂決定建立高先電影有限公司,聘請原有的員工。

走過重重難關 創立高先戲院

開設戲院是曾麗芬的心願,卻遇上了癌症。在籌備戲院前,她知悉自己患上乳癌,但她沒有因病把計劃擱置,她更形容開戲院是讓她捱過身體不適的原因之一:

戲院幫我渡過咗嗰段時間,occupied 我啲時間,唔駛諗其他嘢。 因為當時都好靜,無咩嘢做,有間戲院就變咗有啲嘢可以做,我覺得係幫咗我。」

建立戲院費用不菲,非曾麗芬一人能夠成事;幸得兩位行家願意投資,開辦戲院之事便漸上軌道。可惜,疫情忽然而至,打亂了她的計劃。2020年3月,疫情初期,也是大家最徬徨的時候,兩位股東便退出了。兩位股東亦勸曾麗芬放棄,但她的決心並沒有被動搖:「因為搵到一個咁好嘅location,雙方又傾好晒,第一就唔想反口,第二我又真係好想繼續做落去,因為呢啲真係可遇不可求。」

曾麗芬繼續積極尋找新的投資者,也照樣向屋宇署申請公共娛樂場所牌照。難道她沒有想過若沒有新股東加入,所有努力都會付諸流水嗎?即使有人願意斥資,但娛樂場所在防疫條例下經常被關閉、入座率受限制,要回本也成難題。為了電影,你可以去到幾盡?「我有信心,有信念!」沒有比「盡」更能形容曾麗芬的堅持。最終,在股東退出的三個月後,便有新股東加入。更幸運是,戲院開張正值公共娛樂場所重開之時。



在芸芸戲院中,高先電影院又有甚麼特別?她認為最大特點是高先戲院在大街地下,而非商場,只要你在街上經過就能留意。的確,香港大部分戲院都建於商場內,因為戲院能帶動人流,從而推動商場內的其他消費,這樣看來,戲院更像是商場的副產物。她接著說:「都有戲院喺地下,但唔多。好似紅磡有一間寶石戲院,但好耐無一間戲院喺地下。咁新寶戲院都係喺地下,都唔可以話無㗎可?」坐在一旁的助理Ceci補充:「仲有銅鑼灣Victoria cinema。」在地下的戲院越數越多,曾麗芬笑言:「咁我哋即係無咩特色囉? 」 或許在大型院線幾乎佔有香港整個市場,但有一間獨立電影院可以選擇,這種「有得揀」本身就是一個特色。

屬於香港的電影  情感連結的共鳴

去年「高先三寶」:《幻愛》、《叔叔》、《金都》都得到市民喜愛,贏盡口碑,《幻愛》更奪得超過1500萬的票房,曾麗芬買片的眼光實在不庸至而。在高先電影成立初期,曾麗芬以一萬美元買得《午夜凶鈴》的放映版權,最後大受歡迎,獲得3,100萬港元的票房收入,買鬼片成功的她,更有「鬼婆」的稱號;不過自她信主後,便沒有再買鬼片。近年高先電影有份投資的除了《幻愛》,還有《狂舞派》、《淪落人》、《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等,均獲得影迷喜愛。

由90年代香港電影業的輝煌時期,到現在衰落,她發現香港觀眾只是對本地電影的期望變了。荷里活片席捲全球, 2019年,《復仇者聯盟4》破2億票房;2020年,天能奪得本港票房第一。曾麗芬也認同荷里活電影吸引,「荷里活片製作咁大,各樣嘢都好好,例如製作、特技,所有嘢都超水準,觀眾可以喺嗰嗰到得到快感。」

「至於香港電影,佢哋希望有啲嘢係為佢哋而講,或者為啲小眾發聲,令到觀眾引起共鳴,呢個就係香港電影嘅mission。」周星馳的「無里頭」喜劇、《古惑仔》等的黑幫題材的確是香港電影的顛峰,但它們已經是歷史了,「而家再唔係好似以前拍某類型片,例如以前喜劇類型收得就拍一拍,而家已經唔係咁。」《幻愛》,兩個破碎的心靈相互走近、治療;《狂舞派》,年輕人追夢的熱血;《濁水漂流》(非高先出品),露宿者爭取個人權利的真實故事 —— 香港電影盛載了微少卻又屬於我們的香港,這份共鳴才是今日本地電影的無可取替之處。

當然,投資也會有失準的時侯,但只要曾麗芬認為好的電影,她便未曾後悔。訪問期間,正值《狂舞派3》上映的時候,曾麗芬毫不忌諱,直言:「你見我哋好多部都蝕架,就算《狂舞派》都蝕啦」但是,曾麗芬並不以票房為最大考慮:

「我深信套片係好,點都可以做好。當然都可能會失敗,但失敗左,你都會無愧於心,你都會覺得係好。我嘅宗旨就係咁。」

訪 / 撰:Mandy    攝:Pjai

#sparkyouthmedia

熱門文章

【#石湖墟老店系列】(3/3)
美琪飽餅屋

你可曾在石湖墟走走逛逛,經過新成路一角時 …

【#Spark讀書會】
留下來的人…
——突破書誌 Breakazine
《065 離留誌》

近日常聽到不少人正考慮離開香港,「考慮」 …

【#石湖墟老店系列】(2/3)
張秋記涼茶檔

張秋記涼茶檔坐落新祥街一隅,店面沒有招牌 …

【#石湖墟老店系列】(1/3)
榮記玻璃舖

你知道這間在石湖墟唯一一間的玻璃舖嗎? …

Like Us On Facebook
Facebook Pagelike Widget


Thai Protests: TANK-MAN scene appears in Thailand
經典「坦克人」景象於泰國示威中上演。

Photo credit: @KhaosodEnglish

#WhatIsHappeningInThailand
#MilkteaAlliance
#วชิราลงกรณ์เป็นฆาตกร #ม๊อบ16ตุลา
#泰國反政府示威 #水炮車 #雨傘陣
#sparkyouthmedia https://t.co/CX4ygMMDhQ
hk_spark photo

[One year ago]
“People celebrate with fireworks, here we have tear gases”

– Wong, 73, member of Protect Our Kids Campaign

https://t.co/x7dOLeBrMx

#HKgov announced the disqualification of twelve #LegCo2020 candidates of which, nine elected from pro-democratic primaries, accumulating 169304 votes. https://t.co/smjhA4QXY8 hk_spark photo

Implementation of #NationalSecurityLaw in Hong Kong brought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protestors onto the streets. Rubber bullets, water canon loaded with pepper spray, teargas, etc. were used against peaceful protestors holding “✋🏼☝🏼” sign representing their “five demands”. https://t.co/oEjCO5suEi hk_spark photo

31 years after the #TiananmenSquareMassacre, HK police refused permission of the annual event, first in 31 years. Still, crowds of citizens gathered at #VictoriaPark and areas across HongKong to commemorate, neglecting police objection. Hk independence slogans were heard. https://t.co/RRCRind47P hk_spark photo

“HongKongers no longer need to worry about extradition. National Security Law could give Beijing law-enforcing agencies direct jurisdiction authority in HK.” Says @KwaiLamHo, news reporter, assaulted by pro-government mobs in 21st July 2019. #HongKongProtests #HongKongSecurityLaw https://t.co/VYXpbUwuAW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