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All post 生活/文化

【#Spark影後感】
《濁水漂流》:
追求公義的人,莫問出處

曾入選第31屆東京國際電影節的長篇劇情片《翠絲》,在導演李駿碩的首次執導下便勇奪佳績,更令人對LGBT的議題加深了反思。今個仲夏,導演李駿碩再次為各位帶來一部誠意之作–《濁水漂流》,相信也能牽起觀眾對無家者議題的關注。我們早前有幸獲邀前往《濁水漂流》的優先場,亦有跟導演作映後交流,進一步了解導演於電影想帶出的信息。

#故事背景
《濁水漂流》的故事講述一群無家者對政府的控訴。在一個寒冷的夜晚,食環署人員在沒有預先通告的情況下掃蕩無家者的住處,令剛出獄的主角輝哥(吳鎮宇 飾)與其他無家者們家當盡失。儘管社工(蔡思韵 飾)替眾人打官司申索家當損失的賠償,但輝哥堅持要求政府要對他們道歉,還他們一個公道。

劇中的不少橋段相信都會引起觀眾的共鳴和反思,例如當中有不少意味深長的對白﹕「警察做嘢唔駛你教」﹑「而家政府客氣咁同你談判,你仲想點樣」和「政府做錯嘢就要道歉」。

#取材自真人真事
導演表示電影是取材自發生於2012年香港的真人真事。當年的2月15日是歷年最凍的一天,然而30多名警察和食環署人員在沒有事先通知的情況下,於通洲街天橋底清埸,40多名無家者的財物被棄掉,當中不乏重要的私人物品如身分證、銀行卡、被鋪,甚至其中一位露宿者更因此失去他唯一一張的家庭照。事件還導致兩位露宿者在寒冬中染病去世。及後,政府被露宿者控告,但事件最終卻以賠償二千元給每位露宿者作補償草草了事,政府亦拒絕道歉。

#政府做錯事不需要道歉﹖
在電影製作特輯中,吳鎮宇不解並指「冇理由你(政府)願意賠償但唔道歉」。政府的條例列明清埸要事先通知的,此外身分證更是露宿者的私人物品,不應被當作垃圾棄掉的。更何況政府是人民的公僕,理應要還他們一個公道。


然而 2019年12月21日在同一個地方再次發生了同樣事件,數十名防暴警與康文署清潔工人在沒有24小時事先通知的情況下, 把無家者家當變垃圾丟掉,令無家者們不能取回個人物品,無家者們再次被激憤,再次控告政府,可見政府仍未懂得汲取教訓。(註:1)

追求公義的人,應莫問出處

在戲中,到訪橋底的傳媒十分關心輝哥身世和來歷,並向他提出「點解要露宿?」、「點解會坐監?」等等的問題,輝哥卻一概回避;導演亦刻意不打算在戲中提及輝哥的背景。因為李導演認為每一個人也應該有追求公義的權利,所以無論輝哥的背景如何、過去是一個怎樣的人,也不影響他追求公義。

「一班人追求公義嘅心或者捍衛自己尊嚴嘅心,無論佢喺咩地方嚟或從前做過咩嘢,都有一個咁樣嘅權利,因為呢套戲就是講關於佢哋存在喺這個城市嘅權益。佢唔需要係一個完美嘅人先可以追求佢嘅公義。」

李駿碩導演於映後向我們道出構思《濁水漂流》的初心

的確,無家者也是生活在這個社會中的一分子,也應擁有與生俱來的基本權利和自由——不論其社會階級的高低,也不應被任何人或權勢任意剝奪、侵犯。

這,正正就是人權。

沒有人權的社會就如大監獄一樣,如同輝哥在獄中所說的「邊度都一撚樣」(導演指原本後面還有一句台詞是「大監獄即係小監獄」,但其後與吳鎮宇討論過後,認為太有智慧,不是輝哥會說的,所以就刪除了)。住監獄還更能保障一日三餐和穩定的生活,不禁令筆者反思監獄對無家者而言是否一個更穩定的地方?

《濁水漂流》於6月3日正式上映,門票現已在各大電影院有售,希望各位也可以親身進埸感受一次無家者們的憤怒。

註:
1. 露宿者告政府清家當 官索單據-蘋果日報
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01215/GAHUJWVZGVD2JJKWLH6XCQ5TR4/ 

2. 無家者(再次)控告政府 –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https://soco.org.hk/pr20200814/

撰:Paul     編:Ball
劇照由
#mm2studioshongkong 提供
#濁水漂流 #drifting#李駿碩
#sparkyouthmedia

 

熱門文章

【 #spark文化生活】
參觀本地皮飾工作室
Pursful

大家有冇留意過究竟我哋香港有咩本地品牌呢 …

【阿富汗局勢整合】
美軍與阿富汗 2001-2021

美軍今早已由阿富汗完成撤軍。近月塔利班趁 …

【鄧顯校服儀容檢查】

相信大家都有經歷過被訓導老師檢查校服或訓 …

Like Us On Facebook
Facebook Pagelike Widget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