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All post 人物專訪 熱門

【專訪守護孩子陳伯】
銀髮族挺身而出
與年輕人同行

「為了公義,即使我會失去性命也不緊要!」這句說話聽起來有點浮跨,但出自「陳伯」陳基裘口中卻又十分貼切。73歲的陳伯經常出現在衝突現場,身穿「守護孩子」的黃色背心,蒼蒼白髮上頂著「馬屎埔陳伯」的帽子。他手無寸鐵在全副武裝的警察面前卻不見絲毫畏縮,中胡椒噴霧及催淚彈、被警察驅趕,甚至被箍頸,他都經歷過。陳伯,絕對稱得上是反送中運動的活躍分子。

他用行動告訴我們,銀髮族並不是被保護的一群,他們亦能與年輕人並肩作戰,以血肉之驅抵擋衝突。到底是甚麼原因令陳伯不惜走在抗爭的最前線?

陳伯出生於香港,年輕時隨父母到內地生活,遇上文化大革命,親眼目睹人民互相批鬥,自己亦生活潦倒,只能吃「禾稈包」、「蔗渣包」。當時陳伯已感受到政權對人民的剝削,「我親身經歷過打壓, 這些回憶在腦裏面磨滅不了」。

經歷一連串內地的社會運動,陳伯回來香港居住在粉嶺馬屎埔村,耕田為生。然而好景不常,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推行,使陳伯再一次感受到政府的壓迫,陳伯在1998年遭業主迫遷,連最基本的生活、耕田的權利也即將失去。陳伯不甘於此,走上了抗爭之路,亦為他參與反送中運動埋下伏筆。

20年抗爭堅持反對新界東北發展

陳伯保衛家園的經歷一波三折,早年就收地問題,與業主打官司長達十年終獲勝訴,不過政府於2018年提出「特惠補償及安置擬議加強措施」,方案指寮屋不合法,村民所獲的搬遷津貼微薄,但他認為寮屋在1982年已有登記編號,是政府認可。陳伯已從多個渠道為村民爭取合理及清晰的賠償方案,但都未有結果。他四次到政府總部遞交請願信,但政府均沒有回應;向政府提出司法覆核,但申請法援卻被拒,「我們無錢無勢, 法律上是容許我們申請法援, 為什麼有重重關卡阻礙我們使我們不得伸張正義?」

在去年五月,陳伯到立法會門外靜坐,「我承受很大壓力,我要去靜坐過夜,爭取村民應有的權益。」隔著電話,亦能感受到陳伯對政府的不滿及無助,奮鬥了20年,但搬遷的日子漸漸迫近,一個又一個失敗的行動終令陳伯落下了悲憤的眼淚。陳伯親手寫下標語「香港倒退了」,他不單希望市民關注新界東北發展,更是敲下警鐘,提醒市民香港的民主自由正在削減。

19天絕食明志 決心與青年同行

經歷新界東北發展一事,陳伯對政府大失信心。延伸到反送中運動,「100萬及200萬人遊行,政府都無動於衷。 政府還利用警察有權有勢欺壓市民, 甚至有黑警欺壓及摧殘我們兩三代年輕人, 你說我們慘不慘! 這一幕幕, 我出來了數個月, 難道我看得少嗎? 」雖然陳伯對警察毆打示威者的場景司空見慣,但每每回想起,他都不禁落下憂傷的眼淚。

陳伯不惜走在抗爭的前線上,於73日參與絕食行動,表示對政策的不滿及反對。持續19天的絕食,別說一位老人家,恐怕連年輕人都難以支撐,而唯一支撐陳伯的是意志力。在絕食期間,連續數晚,年輕人一個接一個排隊跟陳伯溝通,有時更相擁而哭。 結果,時間已是凌晨一點左右,陳伯已經沒有時間逐個逐個溝通, 所以大家坐下一起交談, 一起動腦筋去走出這個困境,在絕處中散播一點希望。

有不少人因受陳伯啟發,並回來探望及感謝陳伯,「我聽後何其恩慰, 雖然我力量很微小, 但我感到很驕傲, 能為年青人做這件事。 這些恩惠是沒有辦法代替的。 」陳伯在訪談中再一次落淚,不過這次是感動的淚水,推動著陳伯繼續與青年人並肩走下去。

與警察對歭 無懼受傷風險

714日,是陳伯的第一仗。當時陳伯絕食超過十日,經已體力透支,但他一收到示威者於新城市廣場被警察包圍時,他毫不猶疑從海富中心直奔沙田。陳伯第一次與警察正面交鋒,但他面不改容地要求警察讓路:「叫你們的指揮官出來與我對話,我要拯救年輕人,麻煩你們讓路!」糾纏一輪,陳伯終衝破警察多道防線。他笑言「你估真的不怕死嗎? 但我沒有辦法。犧牲我們都沒有問題, 只要青年人示威者沒有事,我都沒有問題。 」此後,「守護孩子」成立,目的是在當示威者及警察糾纏或警察驅散市民,市民來不及離開的時候,他們在中間緩衝,讓示威者及市民安全撤離。

陳伯在運動中甚少缺席,有衝突的地方就有他,「我們除了沒有去離島、香港仔 、西貢, 幾乎全港十多個區我們都去過。」陳伯深刻記得在921日在元朗,防暴警察近距離向著陳伯的臉噴胡椒噴霧,自嘲「 我食了胡椒大餐, 我很貪心、很獨食的。」警察更拒絕現場救護員幫陳伯進行急救,他只能用自己的飲用水自救。

陳伯不畏強權的性格,得到示威者的尊重及歡迎。陳伯回憶起一次在機場,有一位女生想跟著陳伯一起救人,陳伯唯有緊緊捉著她的手以防走散。結果,陳伯被這女生投訴。一位伯伯和女生相識兩小時就要求牽手,通常會投訴甚麼?陳伯回應「她說『你捉疼了我的手,痛了兩天!不過我感覺良好,我甘心情願!』」在衝突現場,既緊急又危險,當中卻不乏溫馨的情景。

抗爭未見成果 但從沒選擇放棄

20年抗爭的日子並不好受,被政府一次又一次漠視,被警察多次粗暴對待,陳伯亦受盡身心靈的折磨,在反新界東北發展時已患上抑鬱症。他在訪談中一度落淚,但每次他都極速收回眼淚,再一次勉勵自己要堅持下去,「我們仍要忍耐, 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因為政府仍然大權在手, 所以我們要講究策略、要忍耐,但我們永不放棄。我們相信香港還有法治所以我們要堅持,永不放棄, 終有一天惡人會得到懲罰。」 

今年,陳伯沒有再穿上黃背心,他解釋自己任務繁重,有三宗司法覆核要處理,離開守護孩子會有更大的空間安排自己的抗爭日程。脫去了黃背心,但守護孩子的初心仍然堅持,他現在主要與絕食時的戰友一同行動。疫情期間,他正舉行「一日店長」活動,親身到黃店當一日店長體驗,希望帶動「黃色經濟圈」的生意。陳伯熱愛香港,所以總是毫不吝嗇的付出,這份堅持陪伴他走過這20年。

撰:Mandy

攝:Ball

#陳伯 #守護孩子 #sparkyouthmedia

熱門文章

Like Us On Facebook
Facebook Pagelike Widget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