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All post 人物專訪 教育 最新 - 即時新聞

【訪問北陣應屆文憑試考生花花 】
七科45分堅持每週文宣:無諗過停,停咗就跟唔返進度

2020中學文憑試今日放榜。今年的中六考生要在上學期的反送中運動及下學期的武漢肺炎疫情下應付考試,經歷多次停課及延期考試,被稱為「時代選中的細路」。而中六考生當中亦有不少同學同時熱衷關心社會狀況,究竟他們這一年如何能在學業和社會運動參與間取得平衡?我們訪問了「北區中學生陣線」的花花,與她一起回顧這一整年的經歷。

花花是應屆文憑試考生,自中五學期尾開始遇上反送中運動。她坦言一開始是一個「港豬」,只從通識書本上了解香港社會,直至6.9及6.12覺得事態嚴重,又從Instagram story看見一位師兄鼓勵身邊的人不要再做「鍵盤戰士,要真正走出來」,使她毅然踏上抗爭路。





【中六抗爭生活】


在運動最初期的時候,中五的花花要面對學校的暑期考試,因此缺席了6.9、6.12兩次重要時刻,但這卻成為她心中的「一條刺」。由以前從通識課了解時事,但不會參與遊行,到中五學期尾眼見林鄭月娥對103萬人聲音視而不見而感到氣憤,在instagram 打了一句「很氣憤」,但因為師兄一句「不要再做鍵盤戰士,出來」的說話,令她開始思考在學校有甚麼可以做。在中六,她開始在學校發起靜坐、罷課、寫proposal給學校為運動嘗試爭取一些東西、組織開學人鍊等等,她堅決地指「我在自己崗位上,做我能夠做的嘢。」她數算運動給她最大的學習的影響是「考試前一天一邊睇live,一邊做數,睇live睇到擔心、不安到流淚,結果第二日考試,加減符號都寫錯。」運動初期的確難以調適心情,到中六才調適到自己。



【縱然面對「一試定生死」的文憑試從未缺席過抗爭】

因為那一條刺,她開始了中六朝早考試,夜晚就貼文宣的生活。升上中六的她變得更忙,有更多的考試、模擬時要應付,她卻說「Weekend出去嘅時候,咪唯有搵個file夾住啲notes攞住搭車嘅陣邊溫,但都唔諗缺席」,她寧願上課時比平時更專心、用小息的時間溫習,確保自己週末可以出席到抗爭活動。面對文憑試、加上疫情的關係,網民都勸應屆文憑試考生暫時放下抗爭身分,專注考試,但她都盡量出席,又關注運動的最新消息,不讓自己與運動脫軌,花花形容這是出於一種「不甘心」,「見到港豬咁努力,我更加唔可以衰!既然自己handle 到學業,就繼續為社會付出」,除了文宣,她還負責「北陣」的活動,花花盡量出席每次活動,不想脫軌,她形容:

「就好似睇tg咁,你唔睇三日,都已經miss 咗好多嘢,無從入手。」

【試後抗爭者比起學生的角色更鮮明】
【放榜前夕只在乎721「去年今日」】

花花指要不是身邊的人提醒她,不斷上載有關放榜資訊,她都沒有放榜的緊張感,讓她在意的是元朗721事件。「昨晚不停看新聞,令我想起去年發生的事,都令我感到不安,甚至蓋過放榜的緊張。」
完成DSE後,她覺得自己已經忘記學生的身分,全程投入抗爭者的身分。「可能是因為本來呢一屆中六留低嘅嘢好少,大多都與社會事件有關」所以抗爭者身分更鮮明,除了處理北陣事務,她未來則想成為人群中其中一個:

「留得住條命,諗唔同抗爭方法更值得。」



【不要適應這個世界而要改變這個世界】

花花取得佳績,未來想向醫科發展,尤其是精神科。她指在這場運動中,學生都飽受精神創傷,加上本來香港比較少人關注精神健康,在這方面缺乏人手,希望自己可以盡一分力,如果可以,她都想記下病人的故事。花花曾經在運動裡幫助一位外媒進行翻譯工作,花花指外媒不是只聚焦受訪者在其中一場運動的作為,而是讓受訪者講述整場運動的心路歷程,從訪問中,花花覺得可以了解一個人的故事,很有趣,就像譚蕙芸在運動中所寫的文章,畫面歷歷在目,讓人置身其中,也能了解抗爭者的故事,所以打算修讀中文大學,加入《山城》,多做人物專訪。她有一句說話勉勵自己:

「自己有能力、有目標,更加需要信念和盼望,縱然前路茫茫,但都可以一成為光照亮他人,不要適應這個世界,而是改變這個世界。」

#2020DSE #722放榜日
#sparkyouthmedia

訪 / 撰 / Hilary;攝 / Mark So
鳴謝 / 北區中學生陣線

熱門文章

Like Us On Facebook
Facebook Pagelike Widget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